九一短视频app

卷八纵横人间

姚泽自己也有些好奇,当即口中念念有词,手上灵光闪动,一个青色圆形法盘就出现在手中,随着右手朝法盘点去,蓦地一道青色光芒从法盘上发出,似乎受到了牵引,悬浮在半空中的阵旗同时闪烁起来。..cop> 下一刻,三百六十个阵旗同时发出刺目的光芒,整个昆虚山瞬间被照的耀目之极。

如此大的动静,自然引起无数修士的注意,特别是那些神道教弟子没有完肃清之际,魔力教众人都警惕十分,数道身影朝着半空激射而来,同时最先一道黑影口中暴喝着:“什么人……啊,主人!”

第一个赶到的正是黑袍裹体的墨蛟,一眼就看到了蓝色身影正站立在虚空,手势变幻,吓得“急灵灵”打个冷颤,连忙站定下来,拦住众人,“后退,速速后退!”

几位大修士连忙四处散开,严禁所有弟子再上前打扰,姚泽和宰姓老者根本就没有回头,神贯注地盯着头顶上已经完连在一起的巨大光球。

数百杆小旗缓缓移动,巨大的光球也跟着缓慢旋转,里面一片模糊,神识扫过,其内竟让人有种深不可测的惶恐,两人稍一探视,不约而同地身形一晃,朝对方望去,清楚地看到对方的眼中有着无法掩饰的震撼。

就在刚刚,光球内突然产生一股吸力,那吸力十分诡异,竟连神识都要吞噬进去,如果不是二人察觉的早,会有什么后果,实在很难预料。

姚泽吐了口气,右手指尖一阵模糊,一个拳头大小的紫皇蜂震动着双翅,围着他一阵急转,下一刻,随着手指前点,紫皇蜂朝光球内急冲而去,转眼就没入其中。

宰姓老者没有再放出神识探查,而是长眉紧皱,望了过来。

姚泽面无表情,双目微眯,片刻后,脸上一动,竟有些难看起来。

“老弟,什么情况?”宰姓老者连忙问道,心中也有些忐忑。

“飞行了十多里,就突然失去联系,不过可以肯定里面有……空间裂缝!”姚泽面色凝重,缓缓而道。

清新长发女神户外长裙青春活力无限

“空间裂缝?”

没想到宰姓老者闻言不惊反喜,左手翻转,一个圆形铁球样的东西就出现在掌心。

姚泽也是第一次见到,很是好奇,只见老者右手食指连点,那铁球发出一道蒙蒙青光,随着手势抛起,一对寸许长的翅膀突兀地伸出,在空中一阵急速抖动,速度竟快如闪电,瞬间就冲进光球之中。

再看老者也不说话,双目微眯,似乎在感应什么,脸上猛地一喜,接着就突然阴沉下来,如此反复几次,突然长吐了口气,一道青光从光球内冲出。

老者左手探出,青光散去,圆形铁球已经停在了掌心,原本的一对翅膀竟只剩下一个,而且圆球上面也坑坑洼洼的,似乎经历了刀砍斧凿般。

虽然脸上有些肉痛,可目中的喜色根本难以掩饰。

“好,好,也不枉老夫在这里折腾了百十年,老弟,这片地方就……”宰姓老者刚想有所交代,脸色突然一变。

姚泽也是勃然色变,袍袖连连挥动,老者在旁边也伸出双手,磅礴的力量朝前笼罩而去。

“轰!”

一股浩然的波动朝四周急速扩展,整个昆虚山都是一震,刺目的光芒蓦地闪过,悬浮在虚空的巨大光球直接爆裂开来,毁天灭地的力量让靠的近处几位大修士都惊恐万状。

几乎是同一时间,两道磅礴的无形光幕把方圆里许的虚空都包裹其间,那些暴虐的力量部被挡住,可姚泽和宰姓老者同时闷哼一声,各自后退一步,脸色都有些苍白。..cop> 这异变来的快,消退的更急,转眼天空一片风平浪静,两人相视而望,面面相觑。

三百六十道阵旗早化为烟雾,宰姓老者面露苦涩,摇头叹息,“等了百余年,都没有着急,反而临近了,却心躁起来,还是定数不够啊……”

姚泽也不知说什么好,朝墨蛟他们摆摆手,示意他们离开,这才面色凝重地说道:“宰老哥,看来还是阵旗材料不行,如此一折腾,我还担心里面的那处空间裂缝……”

“这个我明白,里面现在什么情况,猜测也没有用,不瞒老弟,此处应该和传闻中的仙界通道有关联,上次没有说明,而今老弟也踏出这一步,早晚也会关心这个的。”

老者显得很坦然,而姚泽闻言,面色竟没有任何变化,显然早已有所猜测。

“不过现在说是通道还为时过早,一切等重新布置法阵才可以探寻,材料的事就包在老哥身上,到时候还要老弟出手才行,估计整个修真界就没人可以布置……”老者长眉一抖,徐徐说道。

“也好,我准备再慢慢探查一番,看看这法阵有没有其它稳固的办法。”姚泽点点头,直接答应下来。

老者听了,很是高兴,临走前又提到一件让姚泽很感意外的话,“此事还要请那个老乌龟推演一番,才算稳妥……”

“老乌龟?老哥指的是……”姚泽目光一闪,连忙追问道。

“哦,老弟不知道也很正常,这位老乌龟知道的都称其归大师,深居东海,从不见客,不过一手推演道术举世无双!如果老弟有兴趣,过段时间我去时,咱们一起就是。”宰姓老者很爽快地答应下来。

姚泽站立在虚空中,久久未动,这位归大师通过青袍男子告诉自己具体位置,肯定是想让自己前去一趟,可又遥控图谋自己,还差一点被其得逞。

抓住自己,肯定不会请自己过去喝茶。

自己和其素昧平生,更没什么利益冲突,为什么会针对自己?

不过这世道不讲道理的多了去了,拳头够硬,什么都是理所当然。他双目微眯,嘴角上扬,自己冷笑起来。

昆虚山上,空间密地不少,灵气也是浓郁非常,姚泽并没有在这里多待,只是喊来木凤,然后似变戏法一般,整个密地都堆满了成堆的灵石,五花八门的材料,数不清的瓶瓶罐罐……

一直等他离开,木凤还处在呆滞之中。

有了这些灵石、材料,连同青灵宗、大燕门,甚至青月阁都可以迎来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

逍遥岛,魔气深渊,三道身影相对而坐。

蒙蒙空间中,白色身影端坐其间,粉面肃穆,腾腾灵气把身形包裹住,不远处一个面无表情的人影呆立在那里,每过几天,就会扬起双手,十几道黑影没入地面。

白素素最终还是修炼起素女诀,最安的地方自然是识海空间,只是如此一来,百年时间她都无法中途打断,最后能不能恢复修为,还要看运气……

姚泽暗叹一声,退出了内视,面无表情地开口道:“开始吧。”

六只手掌两两贴在了一起,平台上的魔气开始波动,而君子早就躲到了角落。

上次在天外天空间中,三人合力,莫名其妙地灭杀了那位白袍老者,再想找到那种天人合一的感觉,却不得门而入,这次他决定花些时间,好好感悟一番。

修炼无岁月,各个大陆修炼才俊层出不穷,修真求道,无外乎追求强大的力量,或者试图拥有无尽的寿元,杀戮与猎守每天都在上演,每一个生灵的进化,都离不开无数生命的湮灭……

茫茫海空,一头庞大的巨牛踏空而行,浑身鳞甲覆盖,拳头大小的巨眼闪烁着寒光,粗大的鼻孔不时喷着雾气,一般的元婴修士靠近此牛,也无法抵御那恐怖的气息。

“姚老弟,这头乌甲蛮牛有着上古神兽荒牛的血脉,竟会跟随你,很让人意外啊……当年万佛谷的那位秦老魔筹划了许久,都没有抓住它。”宰姓老者坐在牛背上,口中“啧啧”称奇。

“秦老魔?万佛谷应该都是法师,出家之人……”姚泽很是好奇,对于那些避入仙踪谷的传说人物所知甚少。

“她?呵呵,老弟,说句不夸张的话,你修炼至今,服用多少颗丹药,那秦老魔就杀过多少人,还有比她更魔化的吗?”

老者摇头一笑,话锋一转,目光又落在了姚泽身上,怪异之色毫不掩饰,“老弟,这才十几年没见,你的修为竟达到了初期顶峰,到底吃了什么灵丹妙药?”

姚泽闻言,反而苦笑一声,自己三人在魔渊之中感悟了四五年,结果竟一无所获,连元方前辈也是毫不客气地一阵打击。

“三清化气就算了,呵呵,小子,只要你敢想,说不定给你憋出来三牛合一……”

接下来三人也不再浪费时间,直接施展三清炼元术,一口气修炼了十年!如果不是接到这位老者的传信,他还准备冲击化神中期的。

不得不说三人联手修炼,这在修真界绝无仅有,加上那些用之不竭的天地元气,修为增长竟可以肉眼所见,连这头蛮牛也得益良多。

只是在临来之前,元方前辈的一句话,直接让兴奋的三人如坠冰窟。

“小子,修为增长太快也不是好事,化神之后,肉身如果没有经过混沌贯体,根本无法承受太大的力量,最后会撑爆的!”

(晚了一会,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