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登录看污软件

夜11点,距离柯文会见诺拉·艾伦还有12个小时,太空暸望塔,正义联盟总部,沉寂已久的暸望塔爆音通道也在这一刻亮起,同时,也将来者的编号报了出来。

蝙蝠侠,a02

随着这道电子音的响起,蝙蝠侠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暸望塔,这座本该每月正义联盟成员进行集会的地方。但现在这里空无一人,但这不应该。因为在暸望塔里,有着一位蝙蝠侠最放心的正义联盟成员守护着,与超人一样,都是来自灭绝的星球,火星文明的火星猎人荣恩·荣茨。

不输于常态超人的力量,有着与蝙蝠侠齐平的谋略,可以说火星猎人是超人和蝙蝠侠的优点结合体,再加上强悍的精神控制能力,这样的一位成员坐镇在暸望塔,蝙蝠侠是最放心的。可从蝙蝠侠进入暸望塔开始,火星猎人就没有出现在自己面前,皱着眉头,蝙蝠侠也在暸望塔内走着,然后在一处牢房那里停下。

看着牢房中空空如也的锁链,蝙蝠侠眉头皱的更深了。因为在这里,关押者一个天启星的新神罪犯,在曼哈顿没有正式搞事之前,与天启星新神螳螂一起在中心城搞事的新神,服从于天启星新神慈祥奶奶手下,复仇女神战队中,一位名叫重踏的天启星女战士。只是在曼哈顿所修改的记忆中,原本是由柯文和沃利两人擒拿的,变成了沃利和闪电侠。

这都无关紧要,现在的问题是,这名名为重踏的天启星女战士不见了,一同失踪的还有自己的队友,火星猎人。尤其是在蝙蝠侠看到牢房地上那一滩血迹,心中不由一突,蹲了下去,从自己腰间的万能腰带中洒出一点镁粉,然后点燃。火焰在血液上燃烧,但蝙蝠侠也注意到血液没有任何变化,这倒是让他一部分担忧放下了。

因为火星猎人有个弱点,就是他怕火,这是一种根植在他身上的心理疾病。可以说,火星猎人根本不怕火,但他那灭族的经历还有其强大的精神控制能力,给自己的大脑构建出了一个怕火的心理弱点。而这样连自己意识都能欺骗的心理弱点就这样反馈到火星猎人自身身上,一旦沾染上火焰,他的身体还有他的意识都会出现各种情况,即使脱离了身体也一样。

而此时在蝙蝠侠面前的这一滩血液并没有因为火焰而出现变色,变形这类的操作,至少说明火星猎人当时遭到袭击的时候是在一个很突然的情况下。没有办法做出反应就被制服了,而那个制服火星猎人的家伙,其目标也不是火星猎人,而是被关押在这里的这名天启星女战士。

“天启星动的手吗?荣恩,这不是你的作风,一定有什么你想告诉我的。”

站起身,环视着周围的一切,蝙蝠侠也在那自言自语道,他不相信火星猎人会什么线索都不留就这样被带走。带着这样的想法,蝙蝠侠继续在暸望塔里搜索着信息,来到了暸望塔的中央电脑前,输入特定的密码后,开始检查整座暸望塔的情况,很快的,他就在电脑中找到了火星猎人想要给自己的线索。

“你一直在搜查关于那所谓布莱克同名女性的线索吗,这就是你留下的,能够给我的答案,谢了,荣恩。”

此时在电脑屏幕上,一张拍摄于上世纪二次大战时候的黑白照片也展现在蝙蝠侠面前,一名与几名战士合影的女战士,而在他们身后做背景的,则是被战火摧残,插上旗帜的柏林。另一张,则是拍摄几年前,一次博物馆展览会的照片,同样也是那名女战士,黑白与彩色,都为同一个人,而在其照片上,也有着一个名字弥里娜·布莱克。

冬日甜美姑娘暖阳唯美写真集

同样的样貌,却跨越了一个世纪,这样的情况太过于稀奇。但也符合之前的情况。满世界制造连环杀人案,名字都是为布莱克的女性。而眼前这位,得到了荣恩了查证,活跃了一个多世纪,甚至更久,依旧青春,那么也就掌握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在得到火星猎人留给自己的线索后,蝙蝠侠也在那思考起来。

“那么,她现在会是以哪种方式隐藏在这个社会中呢,科技?不,科技的线索太多,那么只有魔法了,女战士,不老的容颜,还有她身上的天堂岛同款手镯,亚马逊女战士吗,看来得联系下戴安娜了。”

根据火星猎人给自己留下的信息,蝙蝠侠也通过这两张照片推断出这位名为弥里娜·布莱克的女士是一个亚马逊女战士,同时还掌握着不俗的魔法。但是魔法本身对于蝙蝠侠来说,就是一个比较偏门的科目,但这门科目,自己老婆熟啊,在确认火星猎人没有其他留给自己的线索后,蝙蝠侠也不打算在暸望塔多呆。

走向暸望塔中的爆音通道,就打算从这里离开。然而就在蝙蝠侠打算通过爆音通道离开之际,本该踏入爆音通道中的他也停下了脚步,双目一凝,手一挥,背后的披风挡在自己面前,同时也朝爆音通道另一边跳跃过去,这一套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点犹豫,而就在蝙蝠侠这么做的时候,这原本应该传送蝙蝠侠离开的爆音通道爆炸了。

强横的冲击波,带着爆炸的碎片在暸望塔中肆虐着,即使提前做出了规避,并且第一时间跳出碎片大部分弹射范围的蝙蝠侠也没有幸免。一些弹出的碎片直接穿过了蝙蝠侠的披风,装甲,扎在了身上,让原本应该躲进掩体的蝙蝠侠在空中动作变形,摔落在地,翻滚出一路的血迹。

而在爆炸的爆音通道残骸中,那个在澳大利亚将反监视者召唤而来,名为歌瑞尔的女士就这么站在那里,手里拿着镰刀,双目赤红,看着此时躺在地上的蝙蝠侠,露出笑容。

“就是你,在寻找我的母亲吗?蝙蝠侠?不,应该叫你,布鲁斯·韦恩~”

手握镰刀,作为达克赛德的女儿,歌瑞尔此时出现在暸望塔中,本以为可以通过爆音通道就将蝙蝠侠安排的她没有想到蝙蝠侠如此机警,竟然能够察觉到她在爆音通道内做的手脚。没有一击击杀蝙蝠侠,的确让歌瑞尔感到好奇,但蝙蝠侠都伤成这样了,那她也不介意走出来,展现蝙蝠侠面前。

“我名为歌瑞尔,达克赛德之女,弥里娜·布莱克的女儿。看样子,你也不过如此,蝙蝠侠。”

站在那里做着自我介绍的歌瑞尔看着此时被碎片戳在身上的蝙蝠侠,也有些得意,一个让达克赛德都要认真对待的凡人,现在却如同一条死狗躺在那里。某种程度上,自己超越了一直想要杀死的父亲达克赛德一头,不是吗。

“歌瑞尔?达克赛德之女,那么发生在地球上的一切都是你在搞鬼了。”

“你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吗,推理一下,趁你还有力气思考的时候。”

走到蝙蝠侠面前,抬起一脚就将蝙蝠侠踹开,身上的碎片也在与地面接触的同时,给蝙蝠侠带来二次疼痛。同时,歌瑞尔手中的长镰刀刀刃也轻松划开蝙蝠侠的装甲,在其胸膛上留下一道长长的伤口。

疼痛刺激着蝙蝠侠的大脑,看着眼前这个双目赤红,自称为达克赛德女儿的歌瑞尔,脑海中也在不断连接着线索。从一开始发生在世界范围内的布莱克同名女性连环杀人事件,再到正义联盟成员各自出现的异常,接着就是自己的记忆被人为修改,抹去了对某个人的一切相关记忆,连同事迹,这一切一切的,都在蝙蝠侠脑海中构成一幅拼图。

“你是达克赛德的女儿,据我所知,达克赛德的子嗣都想着取代他,我想你也不例外,你要杀了达克赛德。发生在地球上同名连环杀人案,说明达克赛德也知道你的存在,你的诞生是个意外,天启星下的手,为了找到你母亲,也为了找到你,但你和天启星不是一切,还有更危险的存在在引导着这一切!告诉我,那个存在是谁!他的名字!”

脑海中,蝙蝠侠将所有拼图都凑齐了,但他依旧不知道曼哈顿博士的名讳。当初他跟門矢士接触的时候,門矢士只是说有一个量子上帝在暗中看着他们的行动,时不时会给他们加点戏,并没有直接说出曼哈顿博士这个名字。但是就现在蝙蝠侠所整理到的情报而言,绝对不止天启星和眼前这位歌瑞尔在搞鬼。

修改现实记忆,抹去某个人在现实中的一切存在,这么细腻的事,天启星可弄不出来,而歌瑞尔,也不可能是独自一人。要想杀死达克赛德,就必须有一位堪比达克赛德的存在才行,很显然,眼前的歌瑞尔有一个。

“有趣,有趣,不愧是布鲁斯·韦恩,被达克赛德评价为最危险的凡人,你的推理很棒,但也到此为止了。”

将手中的长镰刀从蝙蝠侠胸口移开,歌瑞尔也对蝙蝠侠这番推理鼓起了掌。站在正义联盟的总部暸望塔中,歌瑞尔也透过舷窗望着太空中的地球,也在那说道。

“我要做的的确是杀死达克赛德,而且也有着一位伟大存在,不过你也无法看到了,说到底,你只不过是一个凡人而已,一个名为布鲁斯·韦恩的凡人,知道太多,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毕竟你什么都做不了,这样知道了一切只不过是更痛苦罢了,不是吗?嗯?!”

歌瑞尔转头,就看到刚才被碎片扎在身体上的蝙蝠侠,就这么站了起来,沉默不语的看着自己。那些扎在他身上的残骸碎片,依旧渗出血液在地板上滴落着,可蝙蝠侠没有吭一声,只是这样站在了歌瑞尔面前。

“有意思,都这样了还要站起来吗,真不明白你这个凡人这样硬撑有什么用,说的好像你能赢我一样,再见了,布鲁斯·韦恩。”

举起镰刀,歌瑞尔没有继续跟蝙蝠侠废话的想法,就打算将蝙蝠侠枭首,锋利的镰刀挥舞,就朝着脖颈儿砍了过去。然而,在这个时候,时间仿若停止了一般,本来应该在歌瑞尔预想中被自己一镰刀枭首的蝙蝠侠如同瞬移一般进入了自己镰刀的攻击范围,后发先至的拳头就这么击打在歌瑞尔的喉咙上,同样是半神半人血脉的歌瑞尔,也被蝙蝠侠这一击打的呼吸困难起来。

‘当啷’,歌瑞尔手中的镰刀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单手捂着喉咙,因为呼吸困难有点视野发黑,无力朝地上跌落。但此时后发先至,一拳触发暴击和硬直效果的蝙蝠侠却伸手,抓住了歌瑞尔。

“嗯,仔细的看了一下,你这双眼睛的确跟达克赛德一样呢,散发着毁灭的光芒。不过你比你父亲差远了,至少达克赛德不会太多废话,他会上来直接开打,所以,这个机会是你给我的,另外,我是蝙蝠侠!”

看着蝙蝠侠举起的拳头,还处在呼吸困难状态的歌瑞尔脑海中只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他还能站起来打自己?接着,迎接她的就是蝙蝠侠那融合了世界上各种流派的格斗术,一拳,一掌,一指,每一击都带着特殊的发力技巧,将力量传递到歌瑞尔体内,在其体内引爆。

强悍的体质保证歌瑞尔不会在这样的攻击中死去,但是那与人类一样的身体构造,也承担了更多的痛苦。作为一名将格斗技巧点到这个dc宇宙顶峰的人类,蝙蝠侠的每一击,都能让歌瑞尔感受到自己身上每一块肌肉都在哀嚎,自己的每一根神经都在痛哭,但都无用,她只能被迫的,接受蝙蝠侠的欧拉连打。

随着最后一击击打在歌瑞尔的腹部,用顽强的意志带动着身体打出这一套连击的蝙蝠侠也停止了攻击,而歌瑞尔也在蝙蝠侠这样的连打下,直接飞出,撞在杂物堆里。而蝙蝠侠唯一能做的,就是甩出自己的特制蝙蝠镖,开启了暸望塔的机关,将其关押住。做完了这一切,站在那里的蝙蝠侠,也不由露出一丝笑容,接着才失去意识,飙着血,倒在了地上。

空旷的暸望塔内,针对蝙蝠侠进行突然袭击的歌瑞尔被蝙蝠侠一套爆发打的失去了意识,被关了起来。中了歌瑞尔埋伏的蝙蝠侠也这么倒在那里,人事不省,一切似乎在这这里落下了帷幕,直到一个光门在暸望塔内部打开,为首,正是坐在知的莫比乌斯之椅上的密特隆,而在其身边的,则是曾经入侵过地球,来自平行宇宙地球3的正义联盟同位体,犯罪辛迪加。

作为正义联盟的邪恶同位体,犯罪辛迪加也只剩下三位巨头活了下来,超霸,夜枭还有怀孕的超魔女。看着暸望塔内两败俱伤的局面,超霸三人也不得不对蝙蝠侠这位对手升起敬意。

“都重伤成这样还能把对手打败,还真是可怕的一个人啊。”

“呵,布鲁斯·韦恩重伤跟蝙蝠侠又有什么关系,密特隆,只带走蝙蝠侠就可以了吗。”

检查着蝙蝠侠的伤势,夜枭也在那对密特隆问道,而一旁的超霸也看向被蝙蝠侠击倒关押起来的歌瑞尔,双目赤红,随时就准备斩草除根。

“带蝙蝠侠走就可以了,我貌似忽略了一些东西,另外,超霸,你不用想杀死她了,杀不死的,那个毁灭你们世界的存在,在路上了。”

“什么?!那还在这干嘛,赶紧走啊!”

作为目前的知之神,密特隆自然知道歌瑞尔身后是谁,反监视者,一个强大的反神,拥有着真正的反生命方程式。但是这段时间发生在地球上的事,他也注意到了,貌似在天启星和反监视者两者之间,还有一个存在在引导着这一切,莫比乌斯之椅通晓一切过去,现在的信息,很多东西都掌握在他脑海中。

但他需要有人来将这些信息整理起来,眼前的蝙蝠侠就是最好的人选,世界上族伟大的侦探,比夜枭强多了。而就在密特隆说出那个毁灭超霸所在地球3世界的存在在路上后。这个重新获取力量的超人邪恶同位体又变回了之前那副胆小怕事的懦弱嘴脸,催促着密特隆带着他们离开。

“这个不需要你来教导我,一切的答案,很快就会揭晓了。”

回应了超霸一句,坐在椅子上的密特隆心念一动,莫比乌斯之椅就带着犯罪辛迪加三巨头还有重伤的蝙蝠侠离开了暸望塔。同样的,在他们离开不久,同样的传送门打开,六道黑色人形影子走了出来,直接将被关押在牢笼中,被蝙蝠侠击倒的歌瑞尔抬起,迈着步伐走进了反监视者为其打开的传送门,发生在暸望塔的一切,才缓缓结束。

同样,在这个柯文等待会见诺拉·艾伦,探寻所谓的真相,而巴里·艾伦也伙同异类drive,天启星新神螳螂一块打造一个世界乌托邦时。在这漫长的一夜里,其他城市也同样在进行着不一样的动作,费城,雷霆沙赞所在的城市,同时也是他跟异类wizard所战斗的场所,一辆黄色的计程车带着一路风尘来到了这座城市。

“啧,这一下来,就能感受到空气中的魔法躁动啊。”

从计程车下来,正是之前得到扎塔娜委托的地狱神探,康斯坦丁。作为一名骗术大师兼职魔法的侦探,对于此时城市中,因为沙赞跟异类wizard频繁开片而导致的魔法元素活跃有着极大的感触,一边说着,康斯坦丁也从兜里掏出一盒绿箭口香糖,拿出一枚就放到自己嘴巴里面嚼了起来。

自从多了一个教女后,作为教父的康斯坦丁也很少抽烟了,都是用口香糖来代替。

“这里给我的感觉很不对,康斯坦丁,才查到这里就有旧神的气息在活跃了,再这么查下去,总感觉又是一场在沉默中爆发的世界末日大危机啊。”

就在康斯坦丁感受着空气中魔法元素活跃的时候,在其身后一个矮小的身影也在那说着自己的担忧。通过灯光,可以看到这是一只穿着衣服的猩猩,手里还拿着烟斗,活脱脱就是一副福尔摩斯的打扮。这是康斯坦丁认识的智慧生物,一个推理能力不输于蝙蝠侠的智慧生物,名字叫侦探猩猩。

“世界末日大危机?这些年发生的还少吗?不就那样,我什么没见过,行啦,我也没打算让你继续跟着我查,到这里我也知道该怎么下手了,接下来的事,就等我去你酒吧的时候跟你细细道来吧。”

对于侦探猩猩的担忧,康斯坦丁也是一脸无所谓,挥了挥手,就示意自己的好友开车离开。

“约翰,别死了。”

车窗摇下,被康斯坦丁坑了一把,叠加了一百条生命强度,无法死去的好友查斯也对着康斯坦丁说了一句。

“放心,我死了,地狱得为我闹翻天,那到时候,不管在这座城市里有着什么样的神明,他们都得头疼死,哈,帮我给我的教女说晚安。”

潇洒的转身,双手插兜的康斯坦丁就带着自己那副又丧又疲还有着几分潇洒的嘴脸开始在费城这座城市晃悠着,他要搞清楚在这座城市里面驻足的神明是谁,不搞清楚来历,不把握人家的性格,到时候坑起来难度就会提高那么一点点,为了避免这种麻烦,还是稳一点好。

至于将康斯坦丁送到这里的那辆计程车,也载着那只会说人话的猩猩离开了。费城这座在雷霆沙赞下守护的城市也随着康斯坦丁这位地狱神探的到来,加上异类wizard,潜伏在其中的天启星新神,来自希腊的宙斯三位旧神,一时间形势也变得诡秘起来。一场人与人,人与神,神与神之间的搏斗就在这个黑夜开始。

而在中心城,休息了一天,将自己状态调至最佳的柯文,也在阳光洒进房间的时候醒了过来。起床,洗漱完毕的柯文看着日历上已经写好的行程,也对自己做了下整理,将一切都确认无误后,这才出门,临走前,柯文也不知为何回头望了一眼自己现在所住的公寓。

“总感觉自己这一去,以后就不在住了,真是奇怪啊,那么,我到底想告诉我自己什么呢,今天,麻烦你给我一个答案,诺拉·艾伦女士。”

看着自己手中这张保存的便利贴,柯文也露出笑容,说完后,这才开着自己那辆平平无奇的赛特朗号战车,朝着约定地点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