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app下载地址2020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再次来到海边,打捞工作还在继续,裴太太目光殷切地看了一会儿,提出要求,要自己亲自上去看看。

工作人员只好给她穿上救生衣,随即将快艇开到周边的海域。

海水是流动的,尤其是之前下雨。

事实上,大家基本肯定,裴逸庭之所以找不到,应该是被海水冲走了。

可是裴家不愿意放弃,他们就算是徒劳作业,也只能继续。

裴太太跟着他们忙活了很久,可是依旧是空手而归。

心里更忍不住愤怒,恼火。

她抬头看着头顶的山崖,据说小儿子就是从上面掉下来的,裴太太光是看着,就感觉头一阵阵发晕。

那么高,逸庭会有命吗?

“大哥怎么忍心?怎么忍心啊!”

裴太太的语气,让裴苡菲惊慌,她感觉母亲对大哥的意见很深,尽管这话里面没有提到嫂子,事实上怕是她最怨的,就是宋唯一了。

果子才是最可爱

空手而回,裴太太神情颓败,裴家安静得连一丝声音都没有。

“妈,先去换一套衣服吧,姜汤熬好了,先喝一碗,免得着凉。”裴苡菲柔声劝说。

裴太太讷讷地看着房子的周围,还是感觉到小儿子的笑声,仿佛缠绕着她。

“怕什么着凉呢?我不冷。”她看了一圈,注意到被裴苡菲随手搁下的快递。

“那是什么?”

裴苡菲闻言,随意地摇着头,“不知道,早上那个送快递的送来的,我顺手拿进来了。”

“拆开看看吧。”裴苡菲说着,撕开外表的封袋,里面是一个信封,装着一小叠厚厚的照片。

“谁寄的照片吗?”裴苡菲纳闷地说着,将照片从信封里倒出来。

“哗啦啦”的一下,照片全都摊开在茶几上。

裴苡菲随手拿起一张,看清上面的内容后,脸色顿变。

怎么会?

“什么照片?”裴太太回过神,冷淡地问。

裴苡菲慌忙将照片扫到一起,全都叠起来,否认道:“没什么,明信片而已。”

“是吗?”怎么女儿的反应那么奇怪?

“对。”裴苡菲匆匆地地将照片装回信封,心乱如麻。

那些照片,是她的大嫂,和盛锦森的亲密照。

怎么会这样?

裴苡菲又惊又怒,这是恶作剧,还是有人故意的?

“妈,我上楼去换一套衣服,有什么事叫我。”她不安的捧着照片上楼,回到房间,立马将房门锁上。

拿出手机给裴逸白打电话。

“大哥,有人给家里寄了嫂子的照片。”裴苡菲声音带着慌乱。

“我这就出去,让看看。”她将照片塞入包包里。

裴逸白和裴辰阳在一起,商量URA的对策。

这个组织既然拿裴逸庭和裴家开刀,这个仇,他们不可能不报。

裴苡菲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去的,打断了他们的话。

她默默地将照片拿出来,递给裴逸白。

“早上收到的,刚刚才看到,没有寄件人。”裴苡菲将照片递过去。

“什么照片这么慌乱?”裴辰阳满脸疑惑。

裴逸白似乎想到什么,竟然没有给他看。

撕开信封袋,里面的几张照片,都是宋唯一和盛锦森的亲密照。

“该死!”怎么这个时候,还有这些照片?

付紫凝手里的,他确定已经全部销毁,那这些照片又是怎么来的?

“到底是什么照片?神神秘秘的?”裴辰阳见裴逸白不说话,转而问裴苡菲。

事关重大,裴苡菲摇头,示意裴逸白。

大哥都不说话,她可不敢随便开口,毕竟照片上的事情,不是小事。

裴逸白一口气将照片收起来,脸色铁青。

“快递单拿过来了吗?单号是多少?”他问裴苡菲。

照片太奇怪,裴苡菲知道不是小事,看到没有寄件人的时候,立马便将单子撕下来了。

“有,在这里。”她将单子递给裴逸白。

之后,裴逸白便给王蒙打电话,让他去查到底是谁寄的快递。

挂断电话后的裴逸白,脸色比之前更加难看。

他转向裴苡菲问道:“这件事,除开之外,还有谁知道?”

“没有了,是我收到快递的,也只有我看到的。”裴苡菲连声道。

裴逸白面色稍好看了一些,点头:“不要跟任何人说,记得保密。”

“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裴苡菲忍了许久,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这样的照片让人浮想联翩,连她都忍不住想多了,更别说若是被别人看到,会怎么认为的了。

“眼睛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的,这是人家的诡计,不要过问。”

裴苡菲听到他的答案有些失望。

“嫂子呢?她知道吗?”

宋唯一,她自然还不知道的,从头到尾,她都不知道这件事的存在。

裴苡菲见此,默默地叹了口气。

大哥对嫂子的保护太好,若非有太多的牵扯横在他们之间,她也是羡慕这样的感情的。

“不要跟她说。”裴逸白的眼底闪过阴冷的表情。

到底是谁,在背后算计他们?

没多久,王蒙就将那个寄快递的人找到了,是一个流浪汉。

“线索断了,他负责给人家寄快递,得到五千块现金,那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有露出正面。”

露出了正面,岂不是方便了他们找到对方?

裴逸白冷笑,脑海里浮起一个人影。

“跟报社杂志打好关系。”一旦有这样的照片出现,立马拦回来。

“是的,我知道了裴总。”

裴逸白却拿着车钥匙出门了。

“他这是去哪里?”从头到尾都没有明白事情来龙去脉的裴辰阳,拧着们问道。

裴苡菲摇头:“我也不知道。”

车子一路行驶,来到付修彦住的地方。

又或者说,叫付琦姗此刻的住所。

付琦姗最近,忙着在法院和警局之间跑,为了给自己讨回公道,扳倒盛锦森。

乍然看到裴逸白,她吓得直直后退,“来干什么?”付琦姗咆哮,流露出憎恶的表情。

论最恨的人,便是宋唯一和裴逸白了,他们害的她一无所有,家破人亡。

裴逸白禁不住冷笑,“付琦姗,当初我怎么警告的?让这么快就忘记了我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