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污视频

正好这段时间让长孙无垢冷静下,好好想想,自己也好专心蓄势和发展!

“一世人,两兄弟!愚弟认准的兄弟,必定不负!武兄放心,愚弟必把大嫂分毫不损送回高氏,并促成此次婚姻!”

以李世民的精明,岂会不明白武信派出两位炼神护送的用意,便拍着胸膛,立誓般保证道。

“直接叫上大嫂了……而且并非做作,厉害!至于兄弟之说,信他才有鬼,李世民可是连亲兄弟都杀,何况认的……”

武信讶异寻思着,脸露信任微笑点头。

武信相信李世民真对长孙无垢没想法了,却更警惕,还有……真心佩服!

能掌控自己情绪者,不少!

能掌控自己内心者,凤毛麟角,千古难一。

以武信所知,这个世界估计就李世民一个!

李世民深深看了眼武信,转身朝尉迟恭躬身说道:

“连累尉迟兄牺牲如此多兄弟,世民和李氏,愧疚万分,请尉迟兄给世民一个弥补的机会,否则此生难安啊!”

“呃……这家伙,心思转得太快了!”

欢快的夏妹妹

武信一怔,明白李世民的意思了!

李世民是以长孙无垢为条件,拿来换武信不和他争尉迟恭啊!

不过,尉迟恭是谁?

能让吗?

尉迟恭迟疑了下,有些感动,有些伤感,有些意动……

“世民兄弟所言极是,只是,今日能与世民兄弟相交,实乃在下幸事,不能不为兄弟做点事!”

武信看着尉迟恭,诚恳万分说道,随后看向李世民说道:

“让为兄做点事吧,否则为兄心里难安!尉迟兄的恩情和愧疚,就让为兄还吧!李氏的恩怨,就此抵消!”

话落,眼神炙热,诚恳叹道:

“未碰上尉迟兄时,冥冥中就有天意指引,所以多次相请。今日一见,心中悸动,如见血脉兄弟,相见恨晚,天意啊!尉迟兄与在下有缘……”

“……”

众人无语,神情古怪看着武信。

李世民瞠目结舌看着武信,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更意外的是,武信竟然会拿李氏恩情,来换尉迟恭!这黑炭子,有那么大价值吗?

淳朴的尉迟恭,更是傻眼看着武信,心绪如浪:

“真的吗?我怎么没这种感觉?不过,应该不假,否则自己没什么名气,堂堂武妖,出身不凡,年少身居高位,应该看不上自己才是,为何多次相邀呢?”

李秀宁则是俏脸通红,美眸雾水……

武信这么说,等于拒绝李秀宁的婚姻了。

“尉迟兄别迟疑了!尉迟兄失去这么多兄弟,却与在下相遇,这是冥冥中的弥补,是天意!”

武信没管其他人,走向发怔的尉迟恭,狠狠一抱叹道。

“这……”尉迟恭颇为感动,也有点信了,却嘴笨不知如何应对!

古怪的氛围,缓缓弥漫而开……

“得、得、得……”

铁蹄如雷,让人感觉大地震颤。

李世民所带的三千铁骑,一阵骚动,却纷纷退避。毕竟战事已经平息,来者又是军队,肯定不是敌军!

一支银盔银甲,白披黑马的精锐铁骑,顶着黄色铁血杀气,带着如山如海气势,如钢铁洪流狂奔而至,引得无数人震惊讶异侧目。

地级兵种,黄色军队,再加上这配备,这数量。

纵观天下,屈指可数!

千米、八百米、五百米、百米……

银亮铁骑,整齐如一停步,让人眼皮直跳,更为震撼!

“主公!属下来迟,让主公身陷险境,请主公责罚!”

铁骑停步,武龙、罗士信等统领,直奔武信,拜倒请罪。

他们倒不是做作,而是看到武信半身染血,真心愧疚和自责!

场寂静一片,被银甲武卫镇住了!

“就算他们敢,也得做得到才行!惹怒本侯,在场一个都别想离开!”

“他们敢?难道本侯还不如那人?”

长孙无垢回想武信之前的话语,才知道武信并非冲动,并非打肿脸充胖子,是真有底气和资本。

如此一来,家族估计不会反对这桩婚姻!

李世民和李秀宁对视一眼,则是暗捏了汗……

回想陷空老祖所说的“杀人灭口”,当时他们真有些意动,只是己方没炼神,忍下来了!

幸好忍了,真做了,还不知道谁把谁灭口呢!

“哈哈……无妨!起来吧,幸亏你们来晚了,否则本将军可能无法碰上绝世娘子和天意兄弟呢!”

武信大笑着,揽着尉迟恭肩部,半拉半扯走向银甲武卫说道,并淡淡看了眼李世民。

李世民脸色微变,他看出武信的杀意了!

以李世民想来,如果自己再争尉迟恭和长孙无垢,武信会下杀手,却不知武信正做着剧烈心理斗争!

铁蹄不绝,银甲武卫赶到没多久,又有支黑盔黑甲,黑披黑马的精锐铁骑出现,顶着红中泛橙的铁血杀气,如黑色狂潮涌至……

“还有……”

李世民等人,看得眼皮直跳。

狂侯武妖,名不虚传,似乎还明显低估了,不只是个人实力天赋而已,势力更为妖孽!

“来!向大家介绍一个人……”

各个统领赶来,武信揽着尉迟恭朗声道,随即接道:

“这是本将军的兄弟,天意所定的玄甲武卫大统领……尉迟恭!”

“参见大统领!”

“见过尉迟将军!”

众人略微一愣,诸位统领迅速躬身称呼。

众人不傻,光从武信的态度,就知道武信对尉迟恭的重视,自然不会懈怠轻视。

“大人……”尉迟恭思绪混乱,如梦初醒看向武信。

“若非看不起兄弟,就什么都别说了!”

武信打断尉迟恭的话说道,顿了下,指向玄甲武卫说道:“你看,尉迟兄是不是和他们很配?不是天意是什么?天意不可违啊……”

“……”尉迟恭张嘴无语,黑脸发红。

是很配啊,都一样的黑!

“哈哈……恭喜武兄喜得佳缘和兄弟!”

李世民豪爽大笑着,又是发自真心地恭贺道。

李世民是看重长孙无垢,也想招揽尉迟恭,却不知道这两人代表着什么。

事已至此,以李世民的精明睿智,自然不会为了两人,和武信撕破脸皮,给自己和李氏招灾惹祸!

“哈哈……谢谢世民兄弟!老实说,愚兄觉得和世民兄弟也有缘。如今并无冲突了,如果世民兄弟愿意相助,愚兄愿付出任何代价,军队、官职、功法、财富等,只要愚兄有,至少立刻就是句容县县丞!”

武信眼神晶亮看着李世民,难掩欣喜应道。

李世民意外了下,看武信不像作伪,颇为意动地微笑爽快应道:“谢武兄看重,只要父亲不反对,愚弟没问题!”

如今李世民只是个从军参事,以武信表现出来的诚意和资本,确实意动,只是武信关系复杂,李世民得理清才决定!

“行,那就此说定了!此次愚兄奉旨而来,便是协助李少卿等大人,正好一叙!”

武信脸露期待应道,虽然李世民是把双刃剑,不可能久居人下。但是,能暂时辅助自己,也是求之不得!

……

黎阳,地理上属于海河流域,土地肥沃,物产丰富,自古以来为兵家重地,是大隋帝国排名前几的超级大粮仓和重要基地。

黎阳城,在这个世界,又名黎阳仓,依山而建,平面布局近正方形,因地理关系而只是县级大城,却拥有粮仓仓窖一百余座,占仓城面积的五分之四。西濒永济渠,东临黄河,水运极为便利。母亲河附近粮食,先集中于此,然后再由永济渠或黄河运往各地,是河北地区最重要的粮仓,有“黎阳收,固九州”的说法。。

以武信前世所知,楚国公杨玄感据黎阳反隋,经济上就是凭借了仓内的储粮,否则供不起那么多军队。

黎阳仓东北方,武信等人与五万余精兵,正不停靠近。

随着距离靠近,武信却是越来越担忧,因为以己方的战力,一入黎阳仓,楚国公杨玄感想掌控就难了,说不定会不敢反,那就是坑了,到时怎么向文武圣帝杨广交代?

武信可是立过军令状啊!

“魔门情报,不是说附近汇聚大量贼军吗?是否有新的情报!”

眼看数个时辰后便能抵达,武信忍不住看向章青和陷空老祖问道。

“这不是很好吗?侯爷还想被伏击了?”李秀宁忍不住疑惑问道。

章青苦笑了下,应道:“最新情报,那些贼军已经散了!以我方阵容,伏击我方也不可能成功!”

“哎……”武信长叹一声,更为忧虑了!

李世民微笑问道:“武兄此次前来,并非协助督运粮草,而是调查楚国公将反的事吧?”

章青等人讶异看向李世民,武信却无意外问道:“世民兄弟的意思是?”

“这就是我等兄弟,提前赶来黎阳的主要原因之一,父亲大军,还得数日才能赶到!”

李世民坦诚解释道,又接道:“武兄放心!以黎阳仓的军队,有武兄及武卫在,楚国公难以短时间拿下黎阳仓,应该不敢反!”

“完了……”

武信心中咯噔一声,他就是要楚国公反啊!

****

争斗激烈,拜求月票!推荐票!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