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成年版app二维码

,最快更新妻不厌诈:娄爷,我错了!最新章节!

“婆婆,可刚刚还在说,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怎么……”

罗艳荣讪笑:“我哪能跟们比,我年纪大了,那玩意儿不好消化!”

姜小米抽搐着嘴角,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娄天钦在外面应酬还没回来,孩子们都睡了,姜小米跟罗艳荣无所事事,坐在沙发上看午夜档狗血连续剧。

趁着播放广告的时间,姜小米满脸的好奇:“婆婆,我很好奇哎,公公是直白的跟说,胖了?该减肥了吗?”

罗艳荣想了想:“那倒是没有,不过我听的出来,他就是那个意思。”

姜小米忍不住想知道娄杰锋到底说了什么。

在她坚持不懈的挖掘下,罗女士的嘴巴被撬开了。

“那天我们在家看《三国演义》,我就随口说了一句,这貂蝉长得有点像我年轻时候的样子,猜公公说什么?”

姜小米摇头。

罗艳荣愤愤不平道:“他居然说,如果貂蝉长成我这个样,吕布逃走的速度怕是比赤兔马还要快。”

我在乖乖

“噗……”姜小米连忙捂住嘴。

“笑什么?”

“没有,没有。”

罗艳荣靠在沙发上,闷闷不乐道:“我晓得自己几斤几两。人家貂蝉是四大美女,我跟人家比的了吗。但世上哪个女的不想听赞美的话?亏得我在外头狠劲夸他,把他夸得跟天仙一样,如今我是琢磨出来了,男人不能夸,一夸就膨胀,一膨胀就不晓得自己是谁。我爸还在世的时候,他哪敢跟我说这种话,哼,我爸不一耳光把他扇转起来才怪。”

姜小米能想象到罗艳荣的爸爸是何等英姿。可惜,英年早逝。

这时,外面传来汽车的引擎声,娄天钦回来了。

婆媳两个不约而同的停止了谈话。

娄天钦进来后,看见他妈坐在沙发上,俊颜困惑:“妈?”

罗艳荣见到儿子立即端出一副‘皇太后’的架势:“怎么这么晚回来?”

娄天钦淡淡道:“跟嘉泰他们谈了点事。您怎么有空过来?”

姜小米刚想说话,却见罗艳荣抬了抬手,那个意思她懂,先别说话。

罗艳荣端着皇太后的架子,皮笑肉不笑道:“照的意思,我必须得有空才能来?”

娄天钦若没这点儿眼力劲,估计也活不了那么大:“我爸又惹不快了?”

姜小米在旁边默默地点了点头,这一幕恰好被娄天钦捕捉到了,小狗崽点头的样子,着实可爱到家了,娄爷情不自禁弯了弯唇角。

罗艳荣盯着他,嗓音冷沉:“爸惹我生气,就那么开心?”

娄天钦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收起嘴角的笑意:“不,我只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罗艳荣哼笑两声:“瞅那损色,就不像是不可思议的样子。”

娄天钦识相的闭紧嘴巴,不再吭气了。

罗艳荣心里有火一定要发出来,吵架也好,骂人也罢,总之她绝对不会憋在心里。

谁要想在这个时候明哲保身,唯一的办法就是闭嘴,不要接她的茬。

娄天钦微微欠身,恭敬道:“妈,我先上去了。”

“上哪去?我等老半天了,就想跟说说贴心话,那么快上楼干什么?不欢迎我?”

娄天钦:“……”

“这个死德性,跟爸简直一模一样,看见们就来气。”

“看什么看,不是说要上楼吗?戳在这儿干什么?”

娄天钦望了望罗女士,语气特别的无奈:“妈,这就是所谓的贴心话?”

“什么意思?”罗女士面庞一沉。

“不不不。”娄天钦满脸的求生欲:“我就是问问您还有没有其他话要说了,我是这个意思。”

姜小米的脑袋一会儿往左,一会儿往右。

“实话告诉,我今儿心情很不好,娄天钦,别往枪口上撞!”

娄天钦道:“看出来了,就是想找个机会骂我。”

罗艳荣阴阳怪气道:“我想骂,还得找机会?”

娄天钦突然很想打个电话给他那位高冷的父亲,问问他,到底怎么惹到罗女士了。

罗艳荣发了一通火,心情顿觉松快不少,她拂了拂顺畅的心口:“好了,我得睡个美容觉。们也早点休息吧。”

说着,罗女士摇曳着步伐往卧室走去。

姜小米朝娄天钦投去一抹同情的眼神:“现在可以上楼了。”

正说着话,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忽然响了。

姜小米拿起来一瞧,是个陌生号码。

“喂?您哪位。”

“是姜小米,姜小姐吗?”

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但是姜小米却想不起来对方究竟是谁。

“额,我是啊,您……”

“我是简薇的妈妈。”

姜小米一拍脑袋:“哦,我说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呢,阿姨,您找我有什么事啊?”

简妈妈道:“我想问问,简薇现在是跟在一块儿吗?”

姜小米一愣:“没有啊,我现在在家。”

简母惊讶了:“她说单位加班,一大早就走了,中午回来一趟,还带走了家里几个保镖,我问她出什么事了,她说要拍个厉害的人物,怕被人家打,所以多带些帮手过去。怎么?们不是一起的吗?”

“不会吧?”姜小米被简母弄得一头雾水。

年底是报社最不景气的时候,简薇能拍谁啊?

简母倒吸了一口气:“不知道这事?”

姜小米道:“我不知道啊,我好几天没去单位了,要不这样,您稍微等等,我打个电话问问我们主编。”

“好好好,我等。”

挂断后,姜小米连忙给娄韶华打了一个电话,询问简薇最近到底接了什么活。

娄韶华的回答跟姜小米料想的差不多,最近根本没活干。更劲爆的是,大鱼报社得到总公司的指示,两天前就给大家伙儿放假了。

“放假了?”姜小米这两天自己过的浑浑噩噩,连公司放假的事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是啊,我还叫简薇把年底奖金带给呢。收到没?”

每年大鱼报社都会封个红包给员工,今年娄韶华自掏腰包给他们这个组的十三名成员每人五千块,奖励他们这一年的辛苦跟努力。

“我一毛钱都没看见。”姜小米抓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