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软件集合

**同心诀,让许广陵对草木的认识上升到了一个极深刻的境地,而再配合着神农诀,许广陵对于各种草木药性的理解,也与之前不可同日而语。

尽管,之前的时候,便已经是具有相当的水平了。

太阳每天都从天边升起,把光辉洒向大地。

而草木,对那光辉的吸取,是有选择的。

红,橙,黄,绿,青,蓝,紫,紫外,这几种颜色,人眼大体可以看到的颜色,也正是各种草木主要吸收的光线种类。

但这其中,不同的草木之间,也有着相当大的区别。

阿尔金山无人区的荒野中。

高原地瓜。

这是许广陵的命名,很随意性质的。

一种地上部分类似于野枸杞的植株,但它的果实不是挂在枝上,而是长在地下,就像地瓜一样。不过,就像圣女果之于西红柿一样,这种“高原地瓜”,个子也很小,而且,味道既苦且涩,不能直接食用。

同时,水分少,质地密,就算它的口味不错,人类直接啃食的话,估计也能崩掉大牙。

但在神农诀的辨析下,它的主体药性的是:

骑单车去海边玩耍的女生

大补气血!

这种植株,其主要吸收的光线,是红色橙色黄色,其中,大体比例是,红色,50%,橙色,30%,黄色,20%。

结藤草。

这还是出于许广陵的随意命名。

许广陵用**同心诀连接过的一种孤生小草,这种小草,一株就是一小片,但一个地方也只有一株,并不会蔓延开来。其主要吸收的光线,是橙黄绿青蓝。

其药性可作用的方向比较多,但药力,却大逊于高原地瓜,仅比寻常的草木略好一点。

小草。

嗯,这也是一种草,在无人区形成草原的那种草。

哪怕随意,许广陵也都懒得为它命名了。

不是怠慢,更不是轻视,而是它实在太普通了,除了生在高原这个特点之外,它和大江南北各地山野田间的那些无名小草,几乎不存在任何差别。

其主要吸收的光线……

它来者不拒,什么光线都吸收。

或许正因为这种“饥不择食”的特性,使得其哪怕在这高寒恶劣的环境里,也能繁衍出茂密的草原,远非其它那些散乱杂生的草木可比。

但也正因为这种饥不择食,使得其几乎没有什么药力可言。

所以结果就是,哪怕采用再宽泛的标准,“凡草木之属皆可入药”,它也很难作为药草使用。

这就是彻彻底底的寻常草木!

这三个是其中的代表。

而通过对总计一百多种草木的观察,藉由**同心诀和神农诀的双重作用,许广陵在药学的知识体系上,又建立了基础性的一条,也可以说是开辟性的一条——

草木的药性,和其对光线种类的吸收,息息相关。

味口最好者,对光线的吸收来者不拒者,其药性最为平均,其药力也最为平乏,其作为“药草”的属性,可以忽略不计。

对光线越挑剔者,其药力也最为强大,同时,其药性也最有针对性,只需经过简单提取,就可以直接作为药物使用。而吸收的光线在三种以下者,更是可以直接列入“天然药剂”。

确立这个结论,以及与其相关的一系列小结论之后,可以说,时至今日,许广陵对于草木药性的识别,已经深入到了一个极本质的地步了。

以后,他的药师之路,其主体功课,将不再是识别了。

识别工程还会持续下去,一直持续下去,至少,许广陵以后每到一地,大地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会对其地域上的草木作药性识别的,然后将其加入脑海里的资料库中。

但这项工程,将会是机械性的,不再具有任何的技术含量,也不再需要许广陵花费任何的心神。

只需闲暇的漫步之时,作为放松调剂之事去做就可以了。

识别、积累、归纳、提取,这方面的知识体系建立,将会是水到渠成,没有任何碍难。

而在药学方面,许广陵新阶段的任务和目标,将是对药草的提取,也可以说,是配药,用化学里的术语来说就是“分解”和“化合”,这两种将同步进行。

建立一个药物实验室的事情,需要提上日程了。

比许广陵原本预想的,要早了很多。

**同心诀给他带来的在药学体系上的突破,完是突如其来,不在意料之中。

不过,在“内、外、杂”这个既定的人生道路上,医道这一项终究也只是被许广陵归为“外”而已,他的最根本最核心的道路,还是大宗师之路。

而在这个方面,**同心诀同样给他带来了突破。

甚至,突破得有点大,大到让许广陵都有点茫然和不解了。

在身心方面,他的些许单薄的理论知识,已经开始严重地拖后腿了。——大窍的作用是“盈”,中窍的作用是“清”,而小窍的作用……

小窍已经呈现了,许广陵却更茫然。

最先的改变,其实是天眼。

当太阳升起之后,许广陵向着太阳的方向看去,好吧,不对着太阳,对着无处不在的光线也行,这个时候,许广陵看到的和以往没有什么差别,和普通人也没有什么大的差别。

但若启动天眼。

此际,在天眼的视野里,整个天地都会变成一片橘红色。

那是太阳光中的红色光。

就好像有一个巨大无匹的三棱镜悬在天际,把从天上照下来的阳光给分解了,分解成红橙黄绿青蓝紫诸色,而许广陵的天眼,可以直接地看到其中的红色!

只是,他现在的天眼视野,和以前相比极大地缩水了,而且哪怕现在,也仍然处于缓慢的缩水过程中,每天都在缩上那么一点。

只以暂时来说,其范围只有五公里不到了。

好吧,这都不是事。

真正的事情在于,小窍,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形下呈现的。

大概六十到八十这么多数量的小窍,如同无色的透明小水晶一样,在这种红色光的映照下,呈现在许广陵的定境之中。

这些小窍,数量不定,今天多一点,明天少一点,多少不定地在六十八十间徘徊着。同时,它们的位置也不定,虽然大体的位置始终没有改变,但具体的、细致的位置,却一直都飘忽着。

其实,有点像萤火虫。

一大堆的,挂在红色蚊帐里的萤火虫。

然后,就在这些“萤火虫”的跳跃间,只需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就会让许广陵的整个身体从内到外地发热。

那感觉,怎么说呢?

就好像是在热带,比赤道还要赤道的地方,在烈阳正当头的情况下,连晒了好几天的太阳一般!

许广陵都有点想把这一批小窍,当成是太阳能蓄电池一般的存在了。

不过暂时来说,他却也不能确定,身体的发热,究竟是不是“充能”。也许,只是消耗性的“发烧”呢,那也是有可能的。

==

感谢“寂灭峰”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虚无一工厂”的月票捧场。